民间故事: 男子娶恶妻, 周围邻居却直夸他眼光好

 公司简介     |      2022-06-21 14:27

很久以前,朗州城中有一青年名叫陈贵,是爹娘和奶奶千盼万盼盼来的香火继承人。

陈贵幼时,是由奶奶照顾的,因爹娘想给他的未来铺好路,忙着在店里照看生意,这一忙起来,儿子就管教得少了,导致陈贵十分顽皮惹人嫌。

可每回他闯祸了,他的奶奶都不舍得说他一句,反倒还怨别人怎么和一个孩子计较。

要是别人告到他的父母那里,他的父亲和母亲倒是会赔个不是,但回到家后,他们也舍不得说儿子半句不是,生怕惹哭了他。

陈贵没人管,也没人能管得住他,时间一久啊,就开始学起撒谎来。

就好比明明是他弄坏了邻居家的门,他还理直气壮地说是别人弄坏的;拔了人家辛苦种的菜,他也不承认。

别人苦于没有证据,也就只好哑巴吃黄连了,毕竟就算告到他家里,他的家人也不会承认,反倒还会倒打一耙,说他们欺负他家孩子。

尤其是孩子奶奶的厉害,他们可都曾领教过的,所以只能自认倒霉了。

而陈贵呢,打小就有一股聪明劲儿,只可惜没往正道上使,因别人很难抓到他的把柄,也就养成了他谎话精的性格。

好不容易等他长大了,人们以为他会改变的,哪知却越发的变本加厉起来。

这一日,镇上的人听说他要说亲了,不由得聚在一起直摇头,都说也不知道是哪家的长辈瞎了眼,居然要把闺女嫁给这么个家伙。

可那毕竟是人家的家事,他们也管不着,更不想多嘴相劝。

因为他们不敢去惹陈家的那位老太太,她这些年来撒泼打滚上吊的本事是练得越发的熟练了,他们惹不起还躲不起嘛。

陈贵成亲那天,镇上去随礼的没几个,但也不冷清,毕竟现在他爹是个员外了,巴结他家的人也不少。

而这新娘子就是临镇刘员外家的千金,刘翠翠,她爹和陈贵爹是生意场上的伙伴,之前见过陈贵一回。

觉得小伙子长得一表人才的,说话大方得体,这才在陈员外的暗示下结了亲家。

哪知婚后不久,陈贵的本性就全暴露了出来。

喜欢惹是生非却又没胆子承认,整个就一躲在奶奶和爹娘羽翼下的巨婴,甚至在出了事后,还想躲在媳妇儿的身后求保护,这让刘翠翠感到十分反感。

这一日早饭过后,陈贵又待在自家茶楼的二楼倚窗喝茶。

窗外便是川流不息的街道,这时,一个老汉正端着豆腐在街上叫卖,走到茶楼时,楼上的陈贵就又开始恶作剧了。

“豆腐,豆腐!”他先是学着老汉的叫卖声喊了两句,见成功引起对方的注意后,他便又喊了一句:“卖豆腐的,你豆腐怎么卖的啊?”

老汉一看他的穿着打扮,还以为来了大生意,于是赶忙笑着说不贵。

哪知陈贵这时忽然把头扭向后头,还装作与人说话的样子,然后又转头对老汉说自己不买了,因为方才下人说了,家里今日已经买了豆腐了。

老汉不疑有他,只好笑着说,让他下回想买豆腐找他,然后就离开了。

他刚一离开,陈贵就发出一阵哈哈大笑声,为自己又成功骗住一个人而沾沾自喜。

就这样的套路,他乐此不疲,骗了一个又一个人。

时间久了,就连新来的商户都知晓了他的名头,于是他的把戏就不灵了,便转而去骗自己的妻子。

一会儿说这样一会儿说那样,反正嘴里没一句真话,这也彻底惹恼了妻子,劈头盖脸骂了他一顿,哪知这陈贵竟哭哭啼啼地去找他奶奶去了。

还骗说媳妇儿打他,还不许他吃晚饭。

陈贵奶奶一听,这还得了!于是三寸金莲走得只差起飞,撸起袖子就要去找孙媳妇的麻烦。

哪知这刘翠翠也不是个好惹的,竟跑回屋里拿出一根牛皮鞭来,二话不说,就将丈夫陈贵给揍了一顿。

奶奶想护孙子,却被刘翠翠从娘家带来的丫鬟拉住,急得她直呼要孙儿休了这恶毒的女人。

刘翠翠也不怕他们,随后包袱一收拾就回了娘家,因为她知道,不出一日,公婆就是求也得把她求回来。

果不其然,自己才前脚刚走,后脚公公婆婆就推着儿子来登门道歉了。

二老直说是他们没有管教好儿子,还承诺说,以后他们夫妻俩的矛盾,他们和奶奶绝不再插手。

刘员外心知闹得差不多了,于是开始帮着劝女儿,不过,他的女儿回他陈家也是有条件的,那就是必须得和老的分开住。

他要求陈员外在他夫妻俩的院子边砌上墙,单独再开个门户,以后他们小两口的事,就算打得鸡飞狗跳他们也绝不能扯偏架帮儿子。

陈夫人原本还犹豫,哪知陈员外一口气就应了下来。

待到刘员外提的要求都达到了,刘员外才放女儿回夫家。

期间,陈贵的奶奶也上门来闹过,骂刘翠翠不是东西,居然拐跑了她的宝贝孙子。

刘翠翠也不理她,只管告到公婆那里去,他们自然会管。

老太太见气没处撒,就开始对儿子儿媳撒泼,可儿媳妇也不惯着她,只让陈员外去处理。

陈员外也心疼儿子啊,可他也没办法呀。

于是对老娘说:“娘啊,翠翠她怎么说也是贵儿的妻子,她不会对贵儿下死手的。贵儿这孩子打小被我们娇惯坏了,一张嘴巴满是谎话,也该有个人管管了,不然迟早会出事的。”

“出事?能出什么事!出事了你们顶不了,自有我这个老婆子替他顶着,任谁也不能欺负了我的乖孙!”陈老太太气急败坏地说道。

“那要是您不在了呢?您如今都这岁数了,还能替他顶几年?”陈员外说完,忍不住重重地叹息了一声,随即无奈地摇了摇头。

陈老太太闻言,也是一阵语塞,但很快,她就说,说自己总还能活个几年的,只要她一天不死,她就要护陈贵一天,说得陈员外直叹气。

“唉,娘,我就如实跟您说了吧,要是贵儿他得罪了翠翠,只怕您儿子的家业就要全没了。”

“到底怎么回事?”老太太一听也是急了,赶忙问道。

陈员外这才说出,原来在儿子成婚前,他误信了一个外地商人,导致自己高价买来的货物全都积压发霉,损失惨重。

幸亏刘翠翠的爹也就是他的生意伙伴刘员外出手相助,这才不至于变卖家产填债。

而自己也使计让刘员外看上了陈贵,并同意把女儿嫁过来。

可后来也不知怎么回事,关于陈贵不好的那些传言就飞到了刘员外的耳中,但那时女儿已经订婚,退婚后,姑娘家的名声必定也就毁了。

于是刘员外进一步打听,好在知道了陈贵除了爱撒谎骗人,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而且人还特别懦弱,这些年要不是陈老太太护着、惯着,也不至于如此。

所以,他还是决定让女儿嫁了,不过在出嫁前,他送了女儿一件特别的嫁妆,就是那根打人极疼又不伤人骨头的皮鞭子。

而且他还约谈陈员外,让他协调好家里,就算自己女儿管教丈夫,他们也不得插手,毕竟,也是为了陈贵好不是。

陈员外纠结再三,还是应了下来,因为,他何尝不希望自己的儿子不再遭人恨呢。

就这样,刘员外帮助他东山再起,他将儿子交给儿媳管教,说起来,两样事都是他占了便宜。

陈老太太知晓了前因后果,一边心疼自己孙子受罪,一边又舍不得回去过那苦日子,权衡再三,还是默默地允许孙子受罪了。

时间转眼就到了两年后,这时的陈贵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再也不扯谎骗人了,而且遇人还知道礼貌地打声招呼。

镇上的人渐渐地,也就不那么讨厌他了。

他甚至还多了几个要好的朋友,平日里无事时,便聚在一起喝喝茶,聊聊天,这时陈贵才知道,原来不撒谎也能过得这般有趣。

不过,他依旧很怕自己的妻子,只要妻子一扬手,他就会条件反射地躲避,看来这两年,他着实没少挨揍。

可他却不恨刘翠翠,他知道,要不是有她,自己还在过着那自娱自乐、浑浑噩噩的日子呢。

所以奶奶每回想欺负刘翠翠时,他都会帮忙劝说,时间久了,老太太也就不管了。

但还是很看刘翠翠不顺眼,直到刘翠翠为陈家添了个大胖小子,老太太才对她和颜悦色起来。

镇上的人都说,陈家是烧了高香,娶到了刘翠翠,要不然,他家只怕早就垮了。

也有人说,几年前的那位骗陈员外的外地商人其实就是之前被陈贵骗得很惨的那个挑货郎,人家发达后,就特意回来报仇的。

还好陈员外有刘员外的帮忙,要不然,只怕这会儿一家人都到街上去要饭了。

这话传到陈员外一家人的耳中,陈员外顿时感叹,这是一报还一报啊。

而陈夫人和陈老太太也低下头不做声,都为自己当初太宠溺陈贵而后悔不已。

陈贵呢,他也自己当初的行为汗颜的同时,紧紧握住了一旁哄孩子的媳妇儿的手,眼里满满的,全是浓情和感激。

所以,在奶奶提出自己想带重孙时,他果断拒绝。

就连陈母也被他拒绝了,他不想儿子再成为下一个自己。

至于孩子的一言一行,由他这个迷途知返的亲历者来教导,不是最好不过嘛。

老太太和陈夫人于是也不强求了,只在两人忙不过来时,帮忙照看孩子,但要是孩子犯了错,她们也再不像之前教陈贵那样,去教他了。

孩子走出去尊老爱幼又懂礼,镇上的人见了,都会笑着说一句,这孩子,比他爹小时候强多了。

而陈家人听到这话时,也会笑着附和,终于,他们一家从之前的狗都不想理,到如今的人敬人重,也不过是用了短短几年的时间。

人们常说,好女人旺家,这话真一点儿也没错。